您的位置:首页  »  淫荡人妻  »  【赌约:娇妻的清白-谢飞番外(同人)】第二部(14)

             第十四章:闰房夜话
  小敏吃完晚饭想着心事,大权显然不喜欢她和小秋姐来往,董老三和小秋的
事她也听外人说起过,会是真的吗?小秋姐就一个人生活也挺不容易的,她对小
秋姐的过去一点也不了解,今晚一定和小秋姐谈谈。
  她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小秋家的院中,透过窗户小敏看到屋里一个白花花的
女人身体,下身赤裸,两腿张着大字型的躺在坑中间,上衣的体恤被卷起,两个
白花花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中,卷起的衣服盖在脸上。
  她连忙走进屋里,「你怎么还没走?都要了我三次了还没够呀?我一点力气
都没有了,你快回去吧!一会小敏会来我家住的,让她看到不好。」脸上蒙着衣
服的女人两只白腿还在微微的颤抖,慵懒的问着话。
  听声音是小秋姐的,她的两腿还呈M型分开,腿间黑黑的毛上一片狼藉,上
面粘满白色的黏液,两片阴唇外翻着,里面小穴还没有闭合,桃核般大小的洞口
一张一翕,一股股黄白色的液体还在往外流淌,褥子上大大的一片水渍。
  小敏脸红彤彤的站到地下不知道是否应该离开,心想着:「小秋姐真的不是
好人吗?看这样是刚和男人做过!和她做那事的男人会是谁呢?小秋姐去年结婚
三天就离了婚,不会是那个前夫来了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小秋姐真的是个
乱搞的人,自己好象应该考虑和她的朋友关系了。」
  「怎么是你?」小秋掀开脸上的衣服看到小敏站在坑边,自己的下面凉飕飕
的,她低头看了下,脸立即红了,刚才自己累的浑身要散架了,也没顾得收拾,
没想到这小妮子会来这么早。
  小秋去年结过一次婚,嫁了邻乡一个小伙,可第四天就被男方家送回来了。
  屯里人听到男方在她家和小秋母亲大吵了一架,并把彩礼钱也讨了回去,就
算是把婚离了。
  屯邻只知道因为什么不好的事儿小秋被退婚,可双方都没说,具体因为什么
事?大家也只是猜测,没人真正知晓。
  小秋的母亲本来就是寡妇失业的很不容易,辛辛苦苦、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女
儿抚养成人,本以为可以享享清福了,可女儿竟然做出如此丢人的事,她是有苦
说不出,结果一股急火突发心梗,送医院也没抢救过来,就含恨离世了。
  母亲的去世对小秋打击很大,家里就剩下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就常常自责,
她悔恨自己年少无知,做出那些无耻、淫贱的勾当,害得母亲丢了性命。
  可生活还得继续,自己一个女人家真的很难,家里的重体力活没个男人也不
行,没办法她只能和董老三他们勾搭。
  小敏的出现让她感受到朋友的关怀,两个寂寞的人成了好朋友,友情让她慢
慢的走出了母亲去世的阴影,性格又恢复到原来的泼辣开朗,她很珍惜和小敏之
间的友情。
  今天被小敏发现自己的奸情,她心里很慌,和小敏相交以来她一直很小心地
隐藏着自己不光彩的过去,即使还和董老三他们有来往,她也是小心翼翼的背着
小敏,她怕小敏看不起她,失去这唯一的朋友。
  今天午饭刚过,董老三就来了,进屋就抱住她,满嘴酒气在她脸上、脖子上
乱啃,一只大手也伸进了她衣服里又揉又抓,把她的两个乳房揉的愈发鼓涨,她
已经两三个月没得到滋润了,心里也挺想的,心想着大权回来了,小敏过来也要
晚上,就由着董老三胡搞起来,董老三可能是很长时间没碰她了,竟一下午要了
三次,自己也高潮了很多次,很久没这么爽了。
  「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每天不是吃完晚饭,天快黑才来吗?是不是急着继
续欣赏那个《金瓶梅》呀,呵呵!想看就自己放吧,二十多集呢,慢慢看,呵呵
……?」小秋坐起了身子拿起身边的纸擦起着下身,纸巾从一张张变成一团团,
她直接扔到地下。
  嘴里滴咕着:「怎么射这么多,好在今天安全,要不非怀上不可」,想起小
敏还在身边,会听到自己的话,脸羞的更红了,抬头看着外面天已经擦黑儿,自
己竟然忘记了时间,自己反正也被小敏发现了,索性就放开吧,天天装着也挺累
的。
  她看到小敏已经打开了电视和VCD,正在欣赏着昨天租的三级片,小脸红
红的,小模样她看着都喜爱,将来要迷死多少男人呀?呵呵!她轻笑出声,想起
下午董老三还提起小敏呢,说想上了她,求她帮忙,要帮他吗?小敏是她唯一的
朋友,她真的不想让小敏变成自己一样淫荡,可董老三又是自己现在的靠山得罪
不起。
  哎!真不知道咋办好呢!只能两不相帮了,希望小敏能控制好自己吧,小敏
好象很喜欢大权的样子,一会问下她们关系处的咋样了。
  小敏眼睛看着电视,脑子里却在胡思乱想,昨天还把她看的脸红心跳的画面,
今天却怎么也提不起兴趣了,刚刚小秋把一团团纸扔到地上,她发现地上一片狼
藉,泡囊囊了的纸团足有二三十个。
  看着小秋满脸风情的样子,应该很享受吧,小秋私处淫秽的画面可要比三级
片尺度大的多了,他们做坏事也和电视里面的情景一样吗?哼哼唧唧又亲又抱吗,
下面会是什么样子呢?她在脑补着三级片马赛克后面的画面。
  也难怪她有这个想法,她现在已经二十岁了,身体已经象个成熟的水蜜桃,
不思春才怪。
  一只小手在她的胸前抓了一把,接着还揉了两下,让她清醒过来。
  「啊!你干嘛呀?……你个色魔敢摸我胸,看我不收拾你。」小敏打掉了爬
到她身边一脸坏笑的小秋姐魔爪,顺手在她的肥臀上拍了一巴掌。
  「你个小浪蹄子,看你脸红的都要出水了,被电视里面的情景撩到了吧?这
大胸抓着真爽,也不知道将来会便宜了哪个臭男人,还不如先让我玩玩,呵呵呵
呵……」小秋已经把小敏拽上了坑,塞进了她的被窝。
  「你才小浪蹄子呢,还光着个屁股……不害羞……呀!弄我身上了,……真
难闻!烦人!啥东西呀!把我衣服都弄湿了!烦人……看我不掐死你……」!小
敏被拽到坑上后,小秋竟然压在了她身上,又去摸她的胸……,羞的她哇哇大叫。
  「哎呀!妈呀!……你抓我屁股干嘛呀!呵呵呵!……看我不捏暴你的大奶
子……呵呵!你咋长这么大呀!不行!我要看看……是不是假的!」小秋袭击完
胸后竟然想掀起小敏衣服验货!
  「流氓呀你!你才假的呢……你那也不小……摸你自己的……哎哎哎啊!
  ……别骑我肚子上,压死了……起开……都整我肚皮上了……恶心死了!」
  两个人扭做一团,传来银玲般的娇笑声,良久,两人都没了力气,仰面躺在
坑上,盯着房梁、一动不动。
  影碟播放完了,屋里一片寂静……
  「你弄我身上了……真难闻……腥死了……!是你流出来的吗?」小敏眨着
大眼睛,用纸擦着花衬衫和肚子上的脏东西,嫌弃的皱着眉头,脏东西是从小秋
胯间流出来的,要是小秋的还好,要是男人的……。
  「一半一半,其实也不难闻的,女人早晚得闻……将来你有男人,爱吃都说
不定呢……」呵呵呵呵……!小秋放肆的调笑着小敏。
  小敏有些生气了,真的是男人流下的东西……心里一阵恶心、厌恶。
  「哎!你会看不起我吗?」小秋看着屋顶发呆,又担心起小敏会看不起自己。
  小敏沉默……
  外面偶尔传来两声狗叫,一片寂静!
  「那个男人是你前夫吗?」小敏还是问了出来,其实她的心理很不舒服。
  「不是」屋内光线昏暗,只有电视蓝屏发着亮光。
  「那是谁?小秋姐,你为什么会离婚?」小敏知道问题涉及到了小秋的隐私,
甚至可能会让她的心灵在次受到伤害,可还是要问了,因为关乎到她们的友谊是
否还可能继续。」
  夜已深,静!屋内静的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我妈去世后是你让我走出了阴影,我很珍惜咱俩的友谊,所以我隐瞒了不
光彩的过去……,我是个淫荡的坏女人,怕说了会失去你这个唯一的朋友,你真
想听吗?」小秋的眼神空洞,该面对的总要面对,对这个唯一的知心朋友她不想
失去,但也不想在欺骗了。
  「你说吧,就先说说你短暂的婚姻,一日夫妻百日恩,那个只做过你三天丈
夫的男人,你对他没感情吗?」小秋也好奇自己为什么先问这个问题,可能自己
一直认为婚姻是女人的天。
  「一日夫妻百日恩?丈夫?他也配!那个男人就是卑鄙、腌臜的小人,他和
我洞房的时侯就发现了我不是处女,可是他表现的和没事人一样,把我肏到天亮,
第二天白天又搞了我两次,晚间又干了大半宿儿,他的鸡巴又大,把我的骚屄都
干肿了,第三天依旧不知疲倦的和我肏屄,那三天我被他彻底的肏服了,地都没
下过,饭都是在坑上吃的,屄一直都是张着的,他的精液一直在里面流淌。」小
秋说到这停了下来,脸上布满红云,似在回味当时身体的欢娱。
  小敏从来没听到过这么淫荡的话,而且说这话的人还是小秋,和她相处一年
多,小秋一直是乖乖女的样子脏字都很少说,今天却鸡巴、骚屄、肏屄……的全
说了出来,听的她面红耳热,心理痒痒的,不好意思问下去,只能等着她继续讲。
  「我满嘴脏话你很惊呀吧!其实我就是这样的浪女人,不然也不会管不住自
己,当姑娘时失身于人。」良久后小秋接着讲自己的遭遇。
  「当时看到丈夫不在意我的过去,那方面又那么强可以满足我,我幸福的要
死,发誓一定和他好好过日子,本来我就喜欢做那事儿,有了满意的丈夫,就配
合着他做了各种各样羞耻的姿势,叫着各种淫荡的话,他在我高潮时问我被几个
男人干过,当时我被他肏的欲仙欲死、意识模糊就都告诉了他。」
  小秋又顿了下,小敏发现她的脸色变得苍白,嘴唇都在发抖,她的内心一定
非常痛苦,应该接下来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沉默了一会儿,小秋咬牙切齿的声音在次响起:「第四天早晨那个卑鄙小人
……向我摊牌,说把我的……叫床声和亲口承认被几个男人干过的话……都录了
音,马上送我回家,彩礼钱必须全部退回,肏我三天就是为了他家忙活婚礼辛苦
得到补偿。」
  小秋没有在说下去,只是默默的流着屈辱的泪水,即使不说,小敏也能想象
当小秋母亲听到录音时的伤心绝望,她默默的帮小秋擦着眼泪,她听到这些事后
没想过小秋的放荡,到对小秋悲惨遭遇产生了一丝同情。
  「那事儿……很爽吗」为了让小秋少些伤心,她转移了话题,可是想到自己
一个姑娘家怎么能问这样的事儿,脸红红的,心里骂自己不要脸,不管了,反正
话也说出口了,在说自己真的很好奇,还有点期待呢!
  「爽!欲仙欲死,象吸毒一样让人上瘾,以后你有了男人就知道了,呵呵
……」小秋惊呀于小敏会问出这样的话,还是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她的痛苦不知
不觉中真的被转移了。
  「你和几个男人……那个过?」小敏好奇的问。
  「那个过是什么过?」小秋看小敏并没有看不起她,心情大好,故意挑逗她。
  「就是那个过呗?……就是睡过」小敏羞红了脸,终于找出了恰当的词。
  「噢!就说肏过得了,又没外人,我个女人能把你非礼了呀」小秋又调戏她。
  「流氓!不说拉倒,我还怕污了我的耳朵」小敏起身拿遥控器换碟去了。
  ……小秋看着小敏浑圆、性感的屁股呆呆的出神,董老三的事她会帮忙吗?
  应该不会吧……说出自己和那些男人的事儿,小秋一定会把自己当成骚货,
那她还会理自已吗?……。
  「五个」小秋还是说了,答案超出了小敏的承受范围,她怎么也没想到会这
么多,换好了手中的碟片,重新钻进小秋的被窝,五个男人,她结婚的丈夫是一
个,董老三应该是,还有三个是谁呢,她很好奇。
  「刚才的男人是谁?」小敏看着电视里的剧情,可怎么总感觉不如小秋的故
事精彩呢?还是好奇的问了起来。
  「董老三,她是我第一个男人,就是他让我让我尝到了做那事的甜头,之后
上瘾了一样不能自拔」。
  「谢玲不知道吗?听说她可是非常厉害的,你不怕她找上你吗?」
  「她一个人伺候不了董老三,她想把董老三从她妈手中抢走,就把拉我下了
水。」
  「你恨他们吗?」小敏又一次被答案惊到了,董老三和谢玲母女真的搞在一
起,以前听村民说过,她还以为是造谣。
  「没什么好恨的,我很享受那种肉体的刺激,可能我天生就淫荡吧。」
  「你会嫁给其中的一个人吗」小秋又好奇的问。
  「董老三结婚了,那个小人早离了,有个失踪了,有个叫赵大鹏的大我十多
岁,到有点感觉,如果他想娶我,我会嫁给他,我这样的骚货有人娶就不错了
……」
  第五个人小秋不知道为什么没说,小敏也没问,她忽然感觉小秋真的很可怜,
男人可以在外面花天酒地,小三、情人成群,大家只会说其风流;女人要是和多
个男人发生关系,却要被人骂成骚货。
  「不要说我了,说说你和大权的事吧,你喜欢大权吗?」小秋不想谈自己的
烂事儿了,反到关心起了小敏的感情问题。
  「我也说不好和大权的感情,我是喜欢他的性格,生活的乐观态度、真书达
礼、对人的真诚,可是他和我心中的白马王子差距也太大了。」小敏也不知道自
己对大权的感情是不是真爱,她知道大权很喜欢自己,但她真的很犹豫。
  「听说二权也喜欢你,他到是长的高大帅气,你不会喜欢上他了吧?」小秋
好奇的问。
  「二权整天象个地皮无赖似的,我可不会喜欢!」小敏回答的很干脆。
  小秋心里对二权的评价是除了长的人模狗样,剩下的就是好吃懒做、性格暴
躁、喜欢喝酒、赌博、床上象牲口、还喜欢虐待女人……反正全是缺点,她看小
敏没喜欢二权的意思,心里也为小敏庆幸。
  「大权和你从小就在一起,现在一放假你就主动去找他,你还敢说不喜欢人
家?从实招来,你们就没做过点啥?……嘴一定亲过吧?……你的胸这么大,一
定有大权的功劳吧!哈哈哈……」她又露出浪女本色,打探起小敏个人隐私,她
才不相信二十岁大姑娘会一点不思春。
  「流氓……我困了,睡觉!」小敏羞红了脸,下地把电视机和灯关掉,重新
钻回被窝。
  灯熄灭后,外面朦朦胧胧的月光照进了屋子,小敏想着小秋刚刚问的事,想
起了自己和大权的暧昧,羞的她脸烫……胡恩乱想着如果大权生成二权的模样,
自己会毫不犹豫的嫁给他。
  「看你刚才脸红的样,现在心跳的我都能听到,你和大权不会做过了那事吧?」
  小秋继续八卦。
  「才没呢……你以为都象你呀!浪的要死。」
  「真没有?鬼才信呢,孤男寡女的成天在一起,不干那事才怪,让我检查下,
要不我才不信……呵呵!」
  「真没有,我没骗你!啊……你干嘛呀!不要……手拿开……嗯啊啊,不要
……疼」小敏扭动身子,试图挣脱小秋探进内裤中肆意妄为的魔爪。
  「哇!呵呵……你咋没毛呢!那里又这么小,一根手指都没插进去就疼这样,
姐相信你了……不愧是白虎,这才摸几下,就出了这么多水。」小秋抽出手,把
湿湿的手在小敏的肚皮上抹了几下。
  小敏气哼哼的回道:「烦人呢!我没毛咋地了?又不是长在外面给人看的地
方,至于你笑那样吗?」
  其实她一直很郁闷,自己的下体一根毛毛也没有,她总怕人笑话,都不敢去
公共浴池洗澡。
  「别生气!姐开玩笑的,羡慕还来不及呢,男人都喜欢白虎,特别是你这样
鼓鼓的馒头状的,更是极品中的极品,将来男人会喜欢死你的,你有福喽……不
过你也要小心……」小秋是真有些羡慕,说话的口气也酸溜溜的了。
  小敏娇羞的问:「小心什么?」虽然话题让人害羞,可一直让小敏困扰的事
现在被小秋姐说成了优点,让她心里有点窃喜。
  「白虎的女人性欲强,一般男人满足不了,所以你将来一定要找个强壮点的
男人,否则你会欲求不满,那煎熬的滋味,一般女人是受不了的,痒都会痒死你
……呵呵!」
  「切!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淫荡呀!」小敏不置可否。
  「你是没尝到那种销魂的滋味,尝过后你要是在得不到满足,就知道会是多
痛苦了,不过你的体质将来真不适合和大权走到一起。」
  「为什么呀?」小敏好奇的问。
  「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在告诉你。」
  「好!你问吧!」本来小敏就对在大权的感情问题上纠结,她真想听听小秋
姐为什么说他们不合适走到一起 .「大权摸过你的胸吗?」
  「你……」
  「别误会,我就想知道你和大权发展到什么阶段了,这些问题很重要」小秋
连忙解释,打断了小敏的话。
  「嗯」小敏想起她和大权16岁那年,大权因为身高被同学嘲笑,开始消沉、
自卑,她为了激励他,放学后她在小树林把大权的手放进了自己的怀里,开始她
也没太多的想法,只是想让大权找回自信,可当大权的手揉着她当时还不算饱满
的乳房时,她身体竟然酥酥麻麻的,后来两个人就都喜欢上这种激励,她的乳房
后来就愈发壮观,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真被大权揉大的。
  「他摸过你这里吗……摸的你舒服吗?」小秋又把小手伸进了她的内裤,在
那个馒头上抚摸。
  「嗯!……就让他摸过一次,有点舒服……啊!嗯!……不过没你摸的舒服
……啊啊!」
  小敏感觉自己的下面已经湿了一片,还有水在里面流出,她自己也用手摸过,
可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
  「那你摸过大权的鸡巴吗?」小秋继续手上的动作,另一只手开始揉捏小敏
的乳房。
  「嗯……他抓我的手放进去的,……啊啊……小秋姐,不要在摸我那里了,
我好象要尿尿……嗯!」小敏听到「鸡巴」两个字已经羞的把头埋进了小秋的怀
中,娇喘着不敢抬头。
  「大权的鸡巴有多长?」小秋没有理会小敏的哀求,手里继续动着,问出了
更加隐私的话。
  「嗯!嗯!哼……就这样长」
  小敏在也受不了下面的刺激,在任由小秋摸下去她真的会尿出来,她一把抓
住了小秋的手不让她在胡作非为,然后她把小秋的中指握住,感受下长度,就和
小秋说出了答案。
  「我就猜到会这样,大权身体发育的不好,怎么会不影响鸡巴的发育,你想
想,他用手摸的都不如我摸的舒服,鸡巴又发育的这么小,怎么能够满足你这样
馒头屄的小白虎,如果真嫁她你和守活寡有啥区别,这就是我说你们不合适的原
因。」小秋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得意的给出自己反对的理由。
  但有一点她弄错了,小敏握住她中指,她就认为大权的鸡巴只有中指的大小
和粗细,一年后小敏全家远走它乡,大权为了报复董老三和她,把小秋强奸了,
小秋才知道自己冤枉了大权,大权一晚上足足射了她五次,鸡巴确实只有她中指
长短,可粗度……都敢上她手腕粗细了,比董老三还要粗上一大圈,那晚把小秋
肏的是死去活来,竟然一下把她肏的怀上了孩子,从此以后她在也不敢质疑大权
的性能力了。
  小敏听完小秋姐的理由沉默了,大权那里真的发育的不正常吗?可当时被大
权哥的东西吓的要死,想着自己的小穴怎么可能会容得下这么粗的东西,真的会
活活的被肏死,这也是她一直不肯在和大权在进一步的原因,否则她和大权哥可
能早就偷尝了禁果。
  「那正常男人……的东西……有多长呀」小敏很好奇,她没见过其他男人的
东西,刚才小秋姐说白虎的女人性欲强,原来她没感觉,可刚刚小秋姐把她摸的
真的很舒服,而且还想要,这就是性欲强的表现吗?为了自己将来的性福,她还
是不顾害羞的问了出来。
  「我经过的男人把我肏的最舒服的有两个,鸡巴都有整只手掌那么长,另外
三个人的都比他们小两、三厘米吧,但比大权的都要长的多,肏我的时侯就感觉
高潮没那么强烈了。」
  「做那事……真的那么舒服吗?那么大的东西插在身体,下面都会被撕裂,
怎么受得了!」小敏感觉自己越来越对那种事有兴趣,心想着也许真被小秋带坏
了。
  小秋道:「刚才舒服吗?
  「很舒服!」小敏虽然很害羞,还是诚实的回答。
  「被男人肏到高潮的感受要比用手摸强百倍都不止,将来你就会知道的。」、
「可那东西……那么大……怎么可能舒服!」小敏还是不信。
  「你摸摸我这里,洞口是不是大很多?肏的次数多了,慢慢就变大变松了,
我们女人的屄是有弹性的,连孩子都能生出来,你说那东西还算大吗?第一次可
能会痛,慢慢你就知道它的好处了,所以大点、粗点、在够硬才会让我们舒服,
当然还要男人体力好,肏的时间够长就会让你欲仙欲死的……。」
  小敏的小手在小秋的两腿间摸着感受到她的洞口是张开的,两根手指顺着洞
口很轻松的就插入了进去,里面软软的、温温的、还有一些湿滑,小秋姐的手也
又伸进了她的内裤,手指在她的肉缝间摩擦,拇指竟按到了肉缝上面的小豆豆,
然后快速的按压抚弄,两三分钟后就感觉小穴里面有液体流出。
  两具白花花的娇躯扭在一起,毛耸耸与光滑滑的下体相互摩擦,嗯……啊
……屋内传出阵阵舒爽的娇吟,羞的月亮都躲进了云层。
  接下来的几日,两人象初尝禁果的小情人夜夜交股而眠,小敏也感觉到自己
的性欲真的很强,几次弄的小秋都甘拜下风,这让一直在暗中观察的董老三欣喜
不已。
  六月十六是小秋二十四岁生日,这一天小敏在家里帮着做完家务活,吃完午
饭就到镇上买了条手链,准备当生日礼物送给小秋,手链并非金银所制,就是普
通的工艺品,小秋接到礼物感动的哭了,除了死去的母亲这世上还有人能记着自
己的生日,她岂能不流泪。
  她把自己家的老母鸡杀了一只炖到锅里,然后决定和小敏一起去卖店买瓶酒
回来一起庆祝。
  董老三终于等到了机会,见两人走远,他翻墙进入院中,溜进厨房,掀开热
气腾腾的锅盖儿,把捣碎的药丸倒入了菜中,顺手还用锅铲翻了几下,搅匀后盖
好锅盖儿,翻墙离去。
  两人买回来了酒,看鸡已炖熟,又跑到菜园中,摘了几个西红柿、黄瓜、香
菜、白菜、小葱……两人有说有笑的把菜洗好,糖拌西红柿、拍黄瓜、丰收菜、
小鸡炖蘑菇,端上炕桌,两人将酒杯斟满,举杯庆贺。
  都是苦命的两个人,一个孤苦伶仃、无依无靠,一个家人重男轻女、不受待
见,到成了最好的朋友,两人越喝越高兴,一瓶白酒竟被两人喝干,眼看天已擦
黑、酷热已去、天渐凉爽,可屋内二人身体却越来越燥热,后来索性脱得一丝不
挂,嬉闹一番便分头钻进被窝,酣然入梦。
  小敏做了个旖旎的春梦,他梦见大权真的变成了二权的模样,两个人正在欢
好,自己正被体格强壮的大权送上一次次高潮。
  小敏恍惚间耳边听到女人的娇喘声和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还有男人粗重的
喘息声……她以为自己还在梦境,想着继续重温美梦,又一阵女人尖叫声夹杂着
男人粗鲁的脏话声音将她彻底吵醒。
  嗯!嗯……啊!啊……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不行了……又来了……嗷
嗷!
  「你的水真它妈多……骚屄玩意儿……肏死你得了……」
  声音就在耳边,她缓缓的睁开双眼,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棂洒进屋内,室内的
场景到也看得清晰,她看到小秋姐两脚站在炕上,两腿笔直交叉站立,上身弯曲
双手扶着炕面,长长的头发散落在炕上,本来秀气的小脸却面部扭曲,双目紧闭,
小口里发出阵阵嗷嗷的尖叫声。
  小敏的目光往上移去,看到小秋姐高高翘起的屁股后站着身材魁梧的男人,
男人结实黝黑的屁股正在飞快的向前耸动,宽大的胯部将小秋姐的屁股紧紧的包
围,随着一下下有力的冲击发出啪啪啪的脆响,他的大手在小秋姐的屁股上用力
的揉捏,将小秋姐的雪臀捏成各种形状。
  两人的脚距小敏不足五十公分,她被眼前的画面羞的面红耳赤,赶忙闭上了
双眼,她的呼吸急促、心砰砰的都要跳出来了,本来就燥热的身体更加滚烫,小
小腹间一阵荡漾,两腿间隐隐有液体流出,虽然她没经历过男女之事,可就算在
笨,她也知道小秋姐正在和男人做什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201942h5.xyz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